优德体育 12bet开户
当前位置: 巢湖新闻热线 > 巢湖新闻 >

“儿童UP主”走红引发争议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0-07-06


  当前,国外网红产业日益呈现出低龄化和专业化的特点。8岁的美国网红男孩瑞恩·卡吉凭借发视频、做广告和代言等活动,2019年收入达到了惊人的2600万美元,5岁的俄罗斯网红女孩阿纳斯塔西娅·拉金斯卡娅的收入也达到了1800万美元。这些“儿童UP主”的成功,在让人们津津乐道的同时,也引发了舆论对于儿童网红成功原因的探究和存在问题的思考。随着一些国家监管的加强,目前网红低龄化现象可能发生改变。

  发布低龄内容是快速蹿红的捷径

  儿童网红能够不断获得成功,这与互联网时代一些父母教育孩子方式的改变不无关系。美国智库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12月发布的统计显示,在11岁以下孩子的父母中,81%的父母让孩子在YouTube平台上看视频,34%的父母说孩子经常上YouTube看视频。通常孩子们在网上爱看的内容是卡通、动物、科学以及以儿童为主要拍摄对象的教育、生活、娱乐等各类视频。

  在热门YouTube频道上传的视频中,只占总量4%的儿童视频浏览量是其他类型视频的5倍以上。一般视频的平均浏览量是每周1.37万次,而儿童视频的浏览量平均达到了每周7万次。简而言之,一些父母为了解放自己,把手机或平板电脑交给孩子随意点看网络视频的行为拉高了儿童视频的点击量,也催生了很多儿童网红。

  在另一个在线图片及视频分享社交软件Instagram上,儿童网红也是势不可当。4岁的美国双胞胎姐妹泰藤和欧克蕾拥有310多万粉丝,她们的YouTube账户有410多万订阅者。9岁的英国网红雷厄尔塔在Instagram上拥有超过100万的粉丝,同样9岁的日本网红“coco pinkprincess”拥有65多万粉丝,她俩都是以分享自己时尚装扮的图片为卖点。

  实际上,内容专业性强、需要大量知识储备才能出视频的YouTube频道,大多人气不旺。统计显示,96.5%的YouTuber单靠广告收入基本无法突破美国的贫困线。现在人气高的频道基本集中在儿童视频、体验新奇事物和DIY等领域。

  很多知名的儿童网红都是靠自娱自乐起家。在初期意外吸引了大量粉丝后,他们开始向专业化转变。比如雇佣专业的策划、化妆、摄像和后期制作人员,在专业的摄影棚里录制视频等。雷厄尔塔的着装搭配和照片拍摄显然出自专业人士之手。阿纳斯塔西娅的母亲曾雇人为女儿的视频创作音乐。

  成功的儿童网红还会选择合适的广告和推广公司营销自己。比如2017年,瑞恩的父母就与一家新成立的专门推广儿童网红的公司PocketWatch签了合作合同。后者帮助瑞恩推出了自己形象的手游、以自己为原型的动画片等。在进一步增加收入的同时,也提高了线下的曝光度和人气。

  对儿童视频的监管开始实施

  如果稍微关注一下成功的国外网红,不难发现,趣赢娱乐,他们中绝大多数人的生活看起来都太光鲜、太奢侈了,他们几乎不用从事什么高强度的工作,就过上了花钱如流水的富足生活。西方社会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等顽疾在很多儿童网红身上也表露无遗。

  瑞恩和阿纳斯塔西娅都住在带游泳池的豪华别墅里,出行也是豪车。他们在视频里丝毫不回避自己富足的生活。据媒体披露的消息,瑞恩的家住在休斯敦郊外的一幢价值100万美元的独栋别墅里,家里有6间卧室和一个大游泳池。他们家在休斯敦附近还有两处价值120万美元的房产。

  网红经济算是一个新生事物,相关监管和规范的法规还有缺失,目前有一些“感觉不太对”的地方也很难受到约束。好在一些监管部门已经开始行动。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日前收到了广告监督组织Truth in Advertising针对瑞恩频道的批评意见,该组织认为瑞恩的频道没有明确标出哪些视频是得到企业赞助而带有广告性质的,存在一定的误导。其实这种“暗中带货”的情况在网红产业里还较为普遍。

  除此以外,发布儿童内容的创收空间也正在受到压缩。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日前批评YouTube在儿童频道定向投放玩具等儿童用品广告,利用了未成年人尚未成熟的判断力,违反了2000年生效的《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

  为此,YouTube从2020年开始要求视频上传者注明视频是否面向13周岁以下儿童,YouTube定向投放的广告不会在儿童网红视频中出现,儿童网红视频也被禁止添加评论,同时也不会出现在谷歌搜索结果的顶端。由于YouTuber的一个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视频中的广告投放分成,这些新规对儿童网红现象带来直接冲击。

  ■本报驻联合国记者 贾泽驰

  (本报纽约7月1日专电) 【编辑:田博群】



友情链接: 金源注册 WWW.0385.COM
Copyright 2017-2018 巢湖新闻热线 版权所有